投稿郵箱:ahqsxww@163.com 鑫港龍物流新聞網 | 鑫港龍物流市委宣傳部主辦 鑫港龍物流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網站鑫港龍物流 > > 文化 > 文學走廊 >

山風與傻姑姑

時間:2020-06-08來源:  作者:曹冬藝  編輯:曹冬藝 

關鍵字:

清晨,夏天的風吹進山裏,涼絲絲的,凌啓勝給傻姑姑洗臉。

傻姑姑是凌啓勝的親姑姑,她又聾又啞,背部佝僂,左手上,只有一截小拇指兀自立着。

凌啓勝今年45歲,他和妻子儲菊香住在鑫港龍物流市塔畈鄉西河村海拔700多米的大山中。三間磚砌的老屋裏,除了姑姑,他們還養着兩個娃娃。

姑姑出生於上世紀50年代,天生殘疾,智力發育也較正常人遲緩,凌啓勝記得,小時候他經常看到姑姑被村裏的小孩子們嘲笑和驅趕。有一年,姑姑跑進樹林撿果子,被炸藥炸斷了四根手指,也震壞了腦袋,從此徹底成了傻子。

凌啓勝的爺爺奶奶在世時,一直把傻姑姑帶在身邊,二老去世後,傻姑姑就由凌啓勝的父親照顧。等到凌啓勝的哥哥姐姐相繼成家,搬出大家庭,他的父母也已經年邁,贍養姑姑的擔子落在了他的肩上。

那年,凌啓勝剛滿18歲,正是青年人夢想闖天地的年紀。但凌啓勝沒有別的選擇,上山下山,種茶賣茶,他只能把夢揉碎在山風裏。山裏人結婚早,可凌啓勝因為家裏負擔重,快到30歲才談成對象。妻子儲菊香不怕跟着他吃苦,“人好就成。”

凌啓勝的大娃出生沒多久,他的母親離世,父親患上了老年痴呆症。每天,凌啓勝天不亮就要劈柴生火,妻子做飯,再為兩位失能老人打水洗臉、穿衣、餵飯。一到陰雨天氣,傻姑姑就會發脾氣,砸鍋摔碗,夜裏叫嚷。她從外面撿來破爛兒,當成寶貝,藏在屋裏,凌啓勝和儲菊香不厭其煩地整理。

有一次,傻姑姑把爛衣破布塞進土灶裏,燒黑了半面牆。凌啓勝心中苦悶,一氣之下,把破爛兒扔了個乾淨。第二天早上,儲菊香照常喊她起牀吃飯,但是屋裏空空的,傻姑姑沒了蹤影。夫妻倆焦急地四處尋找,一直到天黑,才從西河與嶽西交界的山溝裏把她找到。傻姑姑額頭滾燙,她像個犯了錯的孩子,畏畏縮縮,不敢吱聲。凌啓勝揹着她走回家,儲菊香在她牀頭守了一夜。

傻姑姑喜歡摘野草野果吃,吃壞了肚子,大小便失禁。拉到衣服裏、牀上,儲菊香換了又洗、洗了又換。她不肯吃藥,凌啓勝拿來冰糖,比劃着,像哄孩子一樣,她含在嘴裏再吐出來,凌啓勝撿起藥丸,拿出小娃的巧克力豆,接着哄。

2015年,凌啓勝的父親去世。他把父親的遺像擺在大屋裏,傻姑姑在門口遠遠的望着,一站好幾個小時。

傻姑姑老了,70歲,成了傻姑奶奶。她的骨頭越縮越小,眼神愈加恍惚。大多數時間,她都老老實實待在自己的房裏,有時,甚至一連好幾天,都不會出門。

山風一如既往的吹,吹拂過一代又一代人。老屋前,傻姑奶奶坐在藤椅裏。大娃站在她的身後,拿一把木梳子,為她梳頭。梳齒輕輕滑過她斑白又稀疏的頭髮,髮絲在晨曦中閃着光。小娃在她們面前畫畫兒,畫紙上,傻姑奶奶慈祥地笑着。老藤椅嘎吱嘎吱地響,彷彿在唱着歌兒,這首歌怎麼也唱不完,伴着山風,飄向遠方。